We Create Delicious Memories Candle Ready Cakes Delicious Cookies

We Create Delicious Memories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Duis malesuada ex non magna convallis aliquam. Nulla ullamcorper elit a ante ullamcorper, nec malesuada massa commodo. In ut nisi nisl. Nullam porta fringilla purus, quis mollis enim tincidunt ut. Praesent vitae lacus ligula.

Candle Ready Cakes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Delicious Cookies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Pleasure and Taste in One Place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Duis malesuada ex non magna convallis aliquam. Nulla ullamcorper elit a ante ullamcorper, nec malesuada
massa commodo. In ut nisi nisl. Nullam porta fringilla purus, quis mollis enim tincidunt ut. Praesent vitae lacus ligula. Aliquam efficitur pharetra mauris, in molestie arcu
efficitur ornare. Vivamus sed finibus felis, nec cursus lorem.

Page Title1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Duis malesuada ex non magna convallis aliquam

Page Title2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Duis malesuada ex non magna convallis aliquam

Page Title3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Duis malesuada ex non magna convallis aliquam

Page Title4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Duis malesuada ex non magna convallis aliquam

中午時分,我們才停歇下來。僅管累個半死,我的胃口卻好得不得了 ,眞想大吃一頓。修感到胃不舒服,一直想吐,開始挑剔起食物來。「今天中午輪到你燒飯。」他對我說。「大陸新娘仲介要一杯綠茶和兩枚水煮蛋。」「我呢,要好好大吃一頓。」山風呼嘯不停。在海拔一萬五千呎的地方使用馬糞燒開水,得花費一番工夫。等待開水沸騰的當兒,我只花三十秒鐘就煎了兩個雞蛋,然後又吃了 一整個冰冷的蘋果布丁。修臉色鐵靑,像死人一樣.,他動怒了 ,乍看之下,我還以爲他心臓病發作呢。 「瞧你,只顧自己吃飽,不管別人餓死!你什麼時候給我弄點東西來吃呀?」「你要我幫你煮兩個雞蛋。在這麼高的地方,煮蛋得花一段時間呀。如果你嫌我煮得太慢,你可以自己煮啊,愛吃什麼就煮什麼呀。」說完,我掉頭就走,一個人穿過靑草地走下山谷。莫名其跟修發生一場小口角,但這會兒,走出了阿拉育隘口 ,我卻感到無比的興 奮和開心。我珍惜眼前的快樂,瞻望未來黃金似的美好前程。我思念起遠方的妻兒,我 想到我那本已經開始撰寫的相親遊記,我甚至想到「埃弗勒斯基金會」可能提供我們的一筆獎助金置身高山中,你會覺得人世間一切夢想都可能實現。(結果,獎助金泡湯了 ,但誰能責怪基金會那幫人呢?)我從小徑兩旁矗立的峭壁中間穿過去,跑下山坡,跑啊跑啊,一連跑了兩個鐘頭。 峭壁下的陰影裡,遊牧民族的帳篷已經搭起來了 。最後,我跑到一塊十分遼闊的牧草地上,一條小河蜿蜒穿梭其間。太陽剛下山,綠油油的牧草逐漸沉暗下來,晚霞十分燦爛,宛如天上灑出了 一堆珍珠。左邊山壁下樹立著四塊岩石,每一塊四十呎高,五十呎長。岩石底下有幾間石屋和圍欄。這是一座高山牧場,夏季放牧的地方。身穿白衣的婦女和兒童站在屋頂上,望著成群牲畜從泰國山邊緩緩走下來。兩頭小公牛站在河中打架。 我坐在牧場門口 ,等候我的夥伴修,卡勒斯。 「知道嗎? 一路走下山來,我只覺得心中舒暢極了!」一見到我,他劈頭就說。「感 覺上,今後不會有任何事情値得我們憂慮了 。」「也許因爲這兒地勢太高,讓人感覺飄飄然吧。」夜涼如水,山風在亂石坡上呼嘯不停。晚餐我們吃米飯做的布丁 (我們帶來的糧食早已消耗殆盡,米飯是村長提供的)。雖然我們的眼睛被艾草根的煙燻得淚汪汪,但我們都能恬然入夢,一覺到天明。

Read More »

第二天,一整天我們都覺得很快樂。直到晌午時分,我們才出發下山。小徑兩旁群山林立,顏色宛如骨骸一般,兩山之間的峽谷,布滿冰河沖刷下來的砂礫和碎石,向內延伸,通向積雪的山區和一座座過於陡削、冰雪無法黏附的石壁。我們穿過一片麥田,進入一個名叫「阿拉育」的村莊,村中惡狗出沒,街上四處走動著臉色陰沉的塔吉克人。街道兩旁的房子都是會議桌,很像埃及的泥磚房子。走出田野,迎面而來的是一座大峽谷,兩旁聳立著紅色的峭壁,上面有好幾個洞穴。 我們鑽進洞中,躱避中午的太陽。我們只停歇一會又繼續趕路。從峽谷出發,我們翻越 過山脈,沿著小徑朝向帕里安河谷和沙奈茲村走去。在分水嶺上,我們轉向北方,一路 走下山坡進入最後一座小山谷。山風掃過河面,濺起一簇簇水花,迎面向我們飛撲過來,這些水花,來自盤吉西爾河上游的帕里安河。我們成功了!我們走過河上一座橋梁,進入沙奈茲村,然後走下山坡,朝向盤吉西爾河谷下游啓程。「瞧!」修忽然說,「這個人一定是奚西格。」我抬頭一看,只見一小隊人馬走出河水洶湧、浪花飛濺的大峽谷,朝向我們走過來。 修吿訴我:這個人是有名的馬爾地夫探險家,維多利亞時代遺留下來的人物,精通阿拉伯語文,兩度穿越阿拉伯半島南部的魯卜哈利沙漠,每年除了幾個星期,他都在原始民族的部落中度過。 我們這支探險隊,在崎嶇的山路上跋涉了 一個月,大夥兒都疲憊不堪,面容憔悴。馬兒身上也傷痕累累,骨瘦如柴,因爲馬夫平日並不怎麼體恤、照顧牠們。我們強逼馬兒行走在只適合騾子走動的地方,驅趕牠們踩踏著滑溜溜、足球一般大的石頭,涉水渡過山中一條條激流。馬夫們把帶來的菸絲全都抽完了 ,開始思念起家中的妻子。而我們帶來的口糧全都消耗光。砂糖沒了 (我們只好喝不加糖的茶),果醬沒了,香菸也抽光了;而我也已經把柯南.道爾的小說《巴斯克維爾的獵犬》從頭到尾讀過三遍。大夥兒全都罹患了痢疾,一路上肚子瀉個不停。我們在高山上體驗到的那種雀躍狂喜的感覺,這時已經開始消返。如今,我們這支搬家公司探險隊看起來可是奄奄一息,日暮途窮啊!奚西格的探險隊迎面走來,在我們跟前停住。他們的馬兒步履蹣跚,跌跌撞撞,在凹凸不平的路面上煞住腳步。馬兒背上馱著笨重的木櫃(上面印著「大英博物館」字樣)和黑色的鐵皮箱^我服務的那家倫敦時裝公司,推鎖員出門也攜帶這種箱子,上面印著非羅素或「齊徹斯特全主敎」之類的名號。

Read More »

這支探險隊的成員包括.,兩個面貌兇惡、一臉橫肉的部落男子,身上披著長及腳踝的大衣,看起來就像參加皇家葬禮的貴客.,一個不停打著寒噤的塔吉克廚子,頭上頂著一叢火紅的髮絲〔也許是基因突變造成的吧),腳上穿著中亞地區難得一見的褐色尖頭皮鞋和一雙花俏的吊帶襪,身上卻沒穿褲子;一位出身北海道中產階級、臉色陰沉、看起來十分疲倦的翻譯員,鼻梁上架著一副黑眼鏡,身上穿著雙排釦西裝,頭上戴著一頂繡花的美國牛仔帽。領隊奚西格身材高大粗獷,鼻子尖挺,眉毛濃密,現年四十五歲,身體結實得就像一根粗大的鐵釘。他身上穿著老舊的蘇格蘭粗呢外套英國貴族名校伊頓公學學生穿的那種^腰下繫著一條薄薄的灰棉褲,腳上趿著一雙鞋底用麻繩編織的波斯涼鞋,頭上披著一條長長的羊毛圍巾。 「轉回去吧!」奚西格對我們說:「今晚你們就在我的營地過夜,我殺幾隻雞招待我們吿訴他,我們急著趕到喀布爾去,想看一看家鄕的來信。但我們那三個馬夫卻不願在晚上摸黑穿過峽谷,因此,當他們聽到奚西格的設計邀請(雖然他們自稱不懂英文),就立刻調轉馬頭,朝向鄰近一個只有幾間茅屋的小村落走過去。進入村子,我們坐在桑樹林中鋪著的一張地毯上,全村居民紛紛跑過來,把我們團團圍繞在中央。奚西格的行李堆放在我們身後。 「本地話我一句都不會講!」奚西格得意地說。「可蘭經我倒記得不少,就是不會講 波斯話。其實,會不會講本地話並不重要。喂,你過來!」他向廚子呼喚一聲。這個廚 子是昨天才雇用的,生平從沒見過英國人。奚西格吩咐他.,「泡一壺綠茶,殺三隻雞, 煮一大鍋鈑。」「不必麻煩翻譯員。」奚西格回頭對我們說。「這個傢伙得了瞼腺炎,眼睛痛得不得了 ,所以我們今天才走十七英里路。隊中有人生病了 ,只好放慢腳程,這種事情急也急不來。」廚子把待宰的雞拿來給我們看。在微弱的燈光下,這三隻老母雞看起來就像一種名叫「翼手龍」的古代動物。 「這三隻雞,貴不貴啊?」我們問。「英鎊的辦公椅購買力很強。」村長大拍我們英國人的馬屁。「他的意思是說,這三隻雞並不便宜。」翻譯員打起精神來爲我們解釋。過了 一會兒,廚子又跑回來,焦急地打著手勢。「講話啊!別比手劃腳了 ,我看不懂。你要砂糖?何不早說呢?」奚西格掏出一大串鑰匙,就像英國一間豪華宅邸的管家。

Read More »

一整個傍晚,他不停打開、關上行李箱,我不時瞥見這位探險家行囊中装著的東西:一副望遠鏡、一件旅行裝、兩本法國小說斯丹達爾的《帕爾瑪修道院》和蒲魯斯特的《史旺之路》讓枚釣魚鈎、一幅比例的阿富汗辦公桌。跟我那過都什山幅濕漉漉、皺成一團的地圖不一樣,奚西格的地圖整整齊齊分割成好幾部分,鑲在大理石板上。 「這個廚子一定會凍死,他沒穿外衣,光著腳。」奚西格說。「我們現在的位置至少 在海拔九千呎以上。查瑪爾隘口有多高?」我們吿訴他一萬六千呎。他回頭朝向火堆旁 的廚子喊叫:「明天去買一件大衣和一雙靴子,聽到沒?」等了兩個鐘頭,雞終於煮熟了 。老母雞的肉很韌,吃起來像橡皮圈,但那鍋米飯和肉汁卻十分可口 。我們餓壞了 ,猛啃雞骨頭。 「英國的情況越來越糟!這個國家早晚會滅亡。」奚西格說。我和修躺在地毯上,向翻譯員要兩支特長型香菸來抽我們已經兩個禮拜沒抽菸了 。奚西格繼續說,「瞧我身上這件襯衫,三年前才買的,現在已經破了 ,英國的裁縫師手藝越來越差。我到古爾和克洛店裡,花十一 一金幣訂做一條斜紋布長褲。到非洲西北部的亞特拉斯山脈探險時,我穿的就是這條褲子,沒想到才穿一個星期,褲子上就破了 一個洞。我還買了六支霰彈槍,送給部落酋長。這些槍可都是名牌貨哦,每支價値一 一十金幣,沒想到全都是垃圾!」奚西格談到他在亞特拉斯山脈遇到的巴里島人。 「我給他們藥粉,殺肚子裡的蛔蟲。我幫他們看病。」奚西格吿訴我們。我問他有沒有替阿拉伯人動過外科手術,他說,「我切掉他們的手指。很多阿拉伯人找我動手術哦!他們不相信阿拉伯醫生,因爲他們不乾淨。」「眞的嗎?你眞的切掉他們的手指嗎?」 「我切過好幾百隻手指。」奚西格打著哈欠說。夜已經深了 。「哦,我記起來了 ,不 久前我還曾經挖出一隻眼睛呢!我喜歡動這種手術。夜深了 ,我們睡覺吧。」地面散布著尖銳的石頭,睡起來可眞不舒服。我們鋪上空氣埜。我和修,卡勒斯雙雙躺在墊上,「天哪,你們兩個一定是搞室內設計的!」奚西格說。他們在胡扯。亞查高爾村的居民容貌很像北印度的拉吉普特人。他們其實是印度河流城克魯治,拉士口的後裔。

Read More »

演歌和西洋音樂另一個不同點,是歌手性別的互換性。男性歌 手可以略帶哀愁的低聲,吟唱詮釋失戀女性的悲痛;而包括雲雀在 內的女性歌手,也可以身穿武士服裝,唱出桌性化的抒情歌曲。雖然貴為「演歌歌后」,但苦命的雲雀在私生活上的際遇並不順遂。希望能躲開媒體注意而過平凡生活的她,1962年與日活的硬派演員小林旭結婚;但兩年後,這對夫妻就分道揚鑣了 。小林旭宣稱雲雀不懂得禮讓,「生活態度也不夠真 誠」;雲雀此後就未再婚。但自幼便如影隨形,陪伴她的母親1981年的往生,卻帶給她更大傷痛。終其一生,雲雀都沒有擺脫 這個打擊帶來的痛苦。 在生前最後幾年裡,她也一直為惡化的健康狀况所苦。1987 年,她因為臀部關節病變而進入福岡的一家醫院接受天然酵素治療。雖然媒 體預測她將無法再正常行走,但1988年,她又勇敢重返東京巨 蛋,舉行一場重返歌壇的演唱會。這次表演裡,她總共演唱了四+ 首歌,讓歌迷們聽得如痴如醉。不過,這次勝利並不持久。雲雀幾十年來的酗酒惡習,已導致 肝臟嚴重衰竭。1989年,她又因慢性肝炎與骨酪壞死,住進了東京的順天堂大學附屬醫院,接著便於6月24日因急性肺炎過世。 曾說過「一個明星永遠不會得到真正幸福」的雲雀,死後還是 霉運連連。由於她積欠了鉅額債務,又拒絕鑽法律漏洞來逃稅,所 留下的二十一億日圓辦公家具遺產,被債權人與稅務局扣到僅存四百萬曰 圓。這時已經過世了的弟弟徹也的兒子,由於曾被她領養,因此得 以繼承所有遺產。這位曾經紅極一時的天才童星,終生未生育過半 子。 雲雀雖已過世,但擁有數百萬歌迷的演歌,已在流行音樂裡占有無可動搖的地位。看看森進、五木弘、北島三郎、都晴美 與石川小百合等受歡迎的演歌歌手,在歌唱 節目裡出現得如此頻繁,大家甚至會以為曰本流行音樂市場,已然 被演歌壟斷了 。中年的卡拉0《愛好者所偏愛的曲目,更加深了這 個印象一他們極少演唱演歌以外的歌曲。而除夕夜的《紅白歌唱 大賽》,也喜歡以演歌歌手表演,作為閉幕前的高潮戲。 吊詭的是,演歌的這股人氣,卻未反映在唱片銷售量裡一在西化的日本流行音樂於1960年出現後,演歌在唱片市場裡的比重 就逐年下滑。到了 1990年代,市場佔有率已經萎縮到僅剩3。一 但這類音樂卻還是能稱霸螢光幕,由此可見其支持者依舊數+年如 一〈當然,對歌手與唱片公司來說,低銷售量還是極大打擊〕。 在1990年代前幾年,演歌遭遇了相當大的挫折。電視上的歌 唱節目一個接一個停播,歌手們失去了打歌機會;而以年輕流行樂 迷為主要消費群的^丁^或卡拉0^俱樂部的興起,也把演歌擠下了 卡拉榜首的寳座。再者,這類音樂最紅的歌手,大都也已經邁 入中、老年了 。 不過,事實還是證明演歌極其強韌的生命力。現在已經出現包 括香西薰與藤彩子。 等新生代歌手,為演歌界注入新血。另外,表示自己「希望能做一個普通中年 婦女」,而在1984年引退的超級演歌巨星都晴美,也在1990年代光 榮重返歌壇,在門票銷售一空的演唱會裡,還演唱了許多摻雜著世 界音樂風味的歌曲。如果任何人需要演歌市場仍然健在的證據, 1995年的《紅白歌唱大賽》的第二單元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依 照慣例由演歌歌手撐的單元,創下了的收視率。如果雲雀能活著看到演歌敗部復活的盛况,她大概也不會想向 道賀,伹一定會很高興看到演歌仍然活力充沛;而自己的音 樂,也就是她累積了四十多年的心血結晶,還是會永遠長存在曰本日本流行文化小百科色狂六工歌迷心中。她不僅昔日曾紅極一時,在日後也還是值得追憶的「演歌歌后」他曾是個「硬漢」,一個三多年來象徵日本男子漢的代表人 物。不過在他生前最後幾年,縱然強硬形象依舊,但那豐滿的下 顎、皺紋滿佈的雙眼、下垂小腹與沙啞嗓音,看來不過是個抽了太多七星、灌了太多威士忌的鈍老頭,或是個精疲力竭 的蘇美島中年上班族。 不過,這個「硬漢」剛出道時絕不是這樣。1956年在《太陽的季節》中首次出現在觀眾面前時,石原裕次郎還是個高瘦、叛逆的男孩,長得一副圓滾滾的小白臉,臉上還 帶著淘氣而性感的微笑。在這部賣座片裡,裕次郎不過是個配角, 飾演男主角的一個拳師好友,但已成功地為裕次郎塑造了叛逆形象,讓觀眾感受他無窮的星光魅力了 。 10幾歲的女性觀眾,就是無法不看看他那瘦長的雙腿^這在當時的日本還分罕見–個明星就這麼誕生了 。

Read More »

裕次郎是透過親人的關係,而獲得這個演出機會。這部電影原 著作者,就是他的哥哥石原慎太郎(許多年後,慎太郎成為自民黨 政治家,其著作《日本可以說不》,在國際上掀起一股抗議聲浪。 譯註:石原慎太郎現任東京都知事,相當於東京市市長,1999年 底曾訪台〉。當時裕次郎仍就讀慶應大學,但已經被譽為是「太陽 族」(參考「族」一章)的貿協代表人物了 。 「太陽族」指的是在戰後日本社會成長的孩子,在這混亂卻也 自由的環境裡,這些孩子紛紛掙脫了大人加諸的束縛。他們並不想 為天皇殉國,也不翁為公司賣命,只想在銀座或東京附近的湘南海灘遊蕩,转聽帥氣的音樂,擺出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 的態度。長輩把他們當成一群被寵壞的野孩子,但他們根本毫不在乎。事實上,他們和太平洋對岸的另一群美國太陽族一樣,只想創 造出以衝浪、改裝車競賽堆砌起來的文化,在和煦的加州陽光下玩 個痛快。 裕次郎日後宣稱,媒體將他塑造成太陽族領袖的形象,頗令他難堪。他在1958年出版的《我們的青春物語》裡寫道:「比起今天10來歲的小鬼,我覺得自己當年還算保守。」不管他算不算保守,裕次郎當時已經要比同年紀的年輕人幸運 得多了 。他的父親曾是某magnesium die casting公司的總裁,雖然在裕次郎與他哥哥 還小的時候就去世了 ,但他的兩個兒子,卻從未在戰後的貧困年代 裡吃過苦。慎太郎考進了頂尖的一橘大學,而裕次郎也從慶應大學 的附設高中,直接升學進入大學部就讀,逃過了水深火熱的升學考 試。 慶應是一所為富家子弟或特權階級而設的私立大學,也保證了裕次郎日後的幸福前途。與其花時間書,他的大學時代幾乎都在逗子海岸出海弄帆、運動打球,或在學生酒吧與 朋友飲酒作樂中度過,一如普通的慶應學生;但他那與眾不同的英 俊容貌,與幾近驕傲的自信,卻讓他顯得突出,更厲害的是他還有 副金嗓子。不過電影界卻懷疑裕次郎是否有材實料,要是太陽族不再流行 了 ,他的演藝生涯是否也會結束?裕次郎曾考慮回慶應繼續學業, 但他實在太值錢了 ,簡直就是日本版貓王與詹姆斯迪恩的綜合體。 在太陽族一片賣座後,日活電影公司進一步將他捧為一系列浪漫電 影的主角,數以百萬計的觀眾很快就都知道「小裕」這號人物了 。 這些電影並不全是炒作商品。1956年由中平戶執導的《瘋狂的果實》,是第一齣由裕次郎主演 的作品,這部片子裡對太陽族青年叛逆行徑的描繪,讓當年深具影桃色狂潮 石原裕次郎響力的法國導演兼影評人楚浮讚賞有加。在楚浮大力推薦下,這部 根據慎太郎小說改編的電影,成為第一部被法國電影協會收藏的日本片。同時期另一齣令人印象深刻的電影是1958年的《陽光下的下坡路》根據慎太郎模仿《天倫夢醒》的小說所拍攝。裕次郎這次和老牌導演田坂智高合作,飾演原來詹姆斯迪恩那種出身富裕家庭、渴望愛情,並充滿活力的男主角。這部電影不僅博得影評人喝 采,也再度為日活賺進了不少銀兩。 即使這些描寫叛逆太陽族青年的片子既叫好又叫座,裕次郎隨即又在另一動作片類型電影裡獲得更大成功。1957年的《風暴漢子》,他飾演一個強烈夢想成為爵士鼓手的銀座男孩,但比起努力邁向成功,他似乎更擅於製造麻煩。這部 電影成為當年最賣座的五部片子之一,讓當時面臨自助洗衣財務危機的日活 反虧為盈。當他唱起「我是個鼓手,一個爛鼓手,誰要惹我生氣, 我就會掀起一場風暴」時,影迷們個個如癡如狂,歡呼聲此起彼 落。對那些曾目睹過無數明星大起大落的電影圈老手來說,都沒見 識過這種場面。裕次郎在《風’裏漢子》與同時期的《鷹與鷲》等片子裡展現的渾厚嗓音,讓他又多了一項副業:一個成功的低音 歌手。他的唱片類型,大都屬於日本老式抒情歌,也就是演歌,在 排行榜表現上也+分搶眼。終其演藝生涯中,總共錄製了二百一十 八張專輯與二百三十五張單曲。每當裕次郎拋出新玩意兒或舶來品,總能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流 行。在電影裡,他總漫不經心,卻又氣定神閒地演奏喇叭與薩克 斯風,而在現實生活裡,他不只開超炫的外國車,還穿著昂貴的名 牌服飾,他甚至還是個滑雪與快艇好手;這些十足的明星架勢,都桃色狂潮 石原裕次郎讓他在貧困的戰後日本社會裡,顯得鶴立雞群。

Read More »

裕次郎的洋化外貌與裝扮令少女療迷,而他所扮演的英勇色,也擄獲不少少年的心儀。他們紛紛模仿他休閒味十足的後梳髮 型、身上的牛仔褲,甚至還學他虎虎生風的走路姿勢。許多人甚军 隨著他跑到海邊或爬上滑雪坡,只希望享受和他一樣自由自在的險生活。 就和退伍後的貓王一樣,裕次郎也成立了自己的個人網路行銷工作室, 拍了數十部公式化的電.,,都和當年當紅的年輕女明星北原三枝和淺岡同台演出。也和 貓王一樣,裕次郎從早年扮演那些不落俗套的叛逆人物,轉化為除 惡濟善的傳統英雄。這種角色對家裡有適婚年齡女兒的父母眼中, 或許有點危險;但對傳統價值觀,卻不構成嚴重威脅。即使他在片 中和《養子不教誰之過》裡的詹姆斯迪恩一樣,老是想找老頭子麻 煩,但他演出的終究是個彬彬有禮、值得器重,不像詹姆斯迪恩放縱得令老爸悲痛欲絕的人物。1960年的《繡球花之歌》他那壯碩的肩膀,還一把抱起昏倒的母親,演活了一母子孝行圖。 裕次郎與北原的合作十分頻繁,光是1958年,就共同主演了 七部電影,兩人日久生情。1960年1月,裕次郎與北原飛到夏威夷 渡假,媒體戲稱這是個「祕密的蜜月旅行」。不過少了張結婚證 書,卻成了個醜聞。最後,他們終於在12月舉行婚禮,屬於裕次郎 所有的日活大飯店,便順理成章的成了翻譯公司會場。為時四小時的婚禮,有一百名保鏢在會場巡邏,以避免狂熱的女影迷衝進會場。 在60年代,裕次郎的興趣與野心,已經超越了一齣又一齣形式 僵化的動作片。1963由他哥哥慎太郎掌蛇,裕次郎駕著三十九呎 的單桅帆船(這是此次二千二百二十五英哩比賽中唯一的日本船)參加橫越太平洋的比賽。熬過了三十海桃色狂潮 石原裕次郎浬的強風,在這場比賽中勇奪亞軍。裕次郎凱旋歸國,這次他變成 了貨真價實的英雄。1965年,他參加二十世紀福斯公司的大製作喜劇環遊世界的演出,同台表演。這部敘述早期航空旅行的電影,儘 管以今天眼光看來十分土氣、陳俗,但裕次郎在片中的表現確實很 搶眼。他飾演一個經常「凸錘」的日本籍飛行賽手,片中逗趣的演 技,成功地顛覆當時好萊塢普遍對日本人的刻板印象一例如在第凡內早餐中飾演的日本攝影師。 同年2月,裕次郎的硬漢形象為他惹禍上身,搞到警察跑到他 家裡搜索藏槍。一個自稱裕次郎保鏢的朋友,因販賣走私手槍給黑 道被捕,警方懷疑裕次郎也有涉案。不過在這場搜索中,只找到了 一把武士刀與一支長矛一一兩者都沒有合法執照。裕次郎強力否認 自己和黑道或這個保鏢有瓜葛,經過一番令他羞辱的質問與調查, 他終於在9月獲判無罪。 為了避免電影公司的控制與壓榨,裕次郎決定自己當老闆。 1965年,他成立了自己的製片公司,開始靠企業贊助資金拍片。 雖然《黑部的太陽》與《狩獵五百哩》 並未獲影評人青睞,但在日本票房上仍然相當成功。裕次郎 開始夢想與好萊塢巨星一起拍片,在他名單裡的大人物,包括了李 察威瑪、卻爾登西斯頓與史提夫麥昆。 然而在60年代初期,由於電視機的逐漸普及,許多影迷目光紛 紛從大螢幕轉向電視。雖然裕次郎的票房免疫力比其他沒落的明星 要強,但到了 1970年,代初期,竟出人意外地拍了一部又一部「溫 馨感人」型的電影,既不叫好也不叫座,終於也面臨了票房滑落的 宿命。此外,裕次郎那越來越臃腫的雙頰,逼得他再也無法扮演叛 逆的少年英雄了 。 桃色狂潮 石原裕次郎因為日本電視節目廉價的製作品質,裕次郎曾發誓絕不在電視上露臉;伹到了 1972年,他也不得不屈服,參加演出警匪電視劇 《太陽下的咆哮》。這個^週都有槍戰與飛車追 逐的影集,或許並不逼真(真正的日本警察是會努力避免劇中情節 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但《太陽下的咆哮》卻極受觀眾歡迎。裕次 郎扮演一名既威嚴又和藹,沈默寡言卻無所不知的警官,帶領一群 最忠實的部下(雖然有時也會沉不住氣〕,包括年輕的松田優作所 飾演,一個長髮、身穿藍色牛仔裝的警官。這個長壽影集整整播了 十四年。 隨著裕次郎進入中年期,終於也開始為那符合硬漢形象的抽 煙、酗酒與徹夜狂歡等生活習慣付出了代價。1981年4月25日,在另一個電視影集《西部警察》的拍攝現場昏倒。被送到慶應醫院急救後,他被診斷出有心臓冠狀動脈血塞性動 […]

Read More »

日本電影界裡或許有出眾的女明星,但卻沒有幾位和吉永小百 合一樣,能夠受到長期愛戴。這些被稱為「小百合迷」的影迷們,從她1959年首度出現在螢幕起,心底已經為這位偶像留了個溫暖的窩,即使她超過一百多部的關鍵字行銷作品,看起 來是那麼的大同小異。對美國人來說,這個現象的理由之一,就是 在當時曰本演藝圈所塑造出來的紅星裡,小百合的確是最接近安妮 堤芙妮伽洛的一人。 和安妮堤一樣,從可愛討喜的少女到演技扣人心懸的女人,螢 幕上的小百合,也陪伴著嬰兒潮世代觀眾成長。她也和和安妮堤一 樣,擁有清新純潔的形象一知書達禮、溫柔體貼、永遠純情,像 是個可以放心帶回家讓媽媽瞧瞧的女孩一在一部又一部電影裡, 演活了傳統日本男人心目中的理想女性。然而,當穿著比基尼、躺 在沙灘上的那種純情,已經被時下年輕人更另類的喜好所取代的時代來臨時,安妮堤的舞台生涯遂在1960年代晚期歸於沈寂。 其實就算只是一般的少女角色,小百合也與安妮堤差別很大。 她雖然也扮演普通少女,但並不是在海灘或冰果店裡消磨時間的那 一種;相反的,她更擅長的是表現出承受高貴苦痛與美麗死去的內 心戧。更由於她很成功地從清純少女轉型為成熟女性,雖然影評人 們一再嘲弄她的戲路有限,但在四十多年來翻譯社生涯中,仍能守住 票房保證地位不墜。不像許多和她同一代的女星們,個個都在電視 連續劇上,’淪落到扮演徐娘半老的家庭主婦。1945年3月,小百合出生於東京澀谷區,在三姊妹中排行老 二 。在父親經營出版事業失敗後,全家只得在戰後的貧窮歲月裡掙 扎求生。但儘管不時得應付上門討債的債權人,雙親還是從小就讓桃色狂潮士口、水小百合她接觸音樂與戲劇。在國小六年級那年,她在七百五十位角逐者中脫穎而出,獲得在東京廣播電台,也就是現在的 丁83電視台〉兒童廣播時代劇《赤胴鈴之助》中為女主角配音的機會。她負責配音的角色正好也叫小百合,這個 名字上的巧合,或許也幫她獲得這項殊榮。 這齣根據當時極受歡迎漫畫所改編成的廣播劇,敘述的是一個 沒有父親的小孩,努力成為全日本最高強劍客的冒險故事,這齣廣 播劇後來成為極長壽的叫座節目。身為劇中要角的小百合,首度嚐 到受全國聽眾矚目的滋味。 1959年,小百合以《喚來早晨的口哨聲》一片歩上影壇。這是齣敘述一位勤奮報童奮鬥歷程的青少年文藝片。1960年,她甫自初中畢業不久,便和日活電影公 司簽下合約,條件是她一年只拍兩部電影。在經歷了半工半讀的艱 苦初中時期,在蹺過了許多課後,她倒希望能過過普通少女的生 活。她在日活拍攝的第一部電影是《迅雷不及掩耳的男人》演出一名女服務生。她每個月都能領 到一萬日圓,再加上每演出一部電影便能領到的兩萬日圓獎金,收 入已經和當年上班族的平均薪水不相上下了 。 1961年,小百合初挑女主角大樑,在《玻璃中的少女》中飾演一名與小男友殉情的少女。 隔年她共演出了十六齣電影,大多是些讓人過目即忘的劇情。這段 時間裡,忙碌的車[戲生活讓小百合得了胃漬瘍,但她還是堅持下 來,也得以在她日後的自傳中提到的「日活輸送帶」裡繼續生存下去。1962年,她在山桐郎的《窗台街角》 裡演出一名生性易怒但心地純潔的藍領 家庭女兒,贏得了頗受尊重的演技藍帶獎最年輕桃色狂潮 士水小百合女得主。另外,她和橋由紀夫一起灌錄的男女對唱〈保持夢想〉成了暢銷歌曲,有機會成 為當年紅白歌唱大賽的座上嘉賓。 已是die casting公司當家花旦的她,這段時間裡平均每個月演出一部 電影,大多是和在玻璃中的少女中和她搭檔,長得一副娃娃臉的小 生濱田光曠。她期盼能過過正常少女生活的願 望,至此已完全破滅了即使她在螢幕上仍不停地扮演著青春女 學生的角色。她的電影大都套用悲戀的公式,結局多數以死去作為收場。觀 眾們總得熱淚盈眶地看著她在《泥漿滿佈的純情》的雪中殉情,與在《凝視愛與死》中罹患絕症過世。不過,她的作品也並非每齣都是墜入情網、雙雙殉情的故事。 在《愛與死的紀錄》裡,她就愛上了在廣島原子彈爆炸時感染輻射塵而瀬臨死亡的少年。

Read More »

而在《啊,百合公主塔》裡,她也只飾演了一名在沖繩防衛 戰裡照顧傷兵的女老師。但不管劇情為何,她的日式料理電影都是為了要賺 取觀眾熱淚。在為日活賺進大筆銀子同時,小百合也透過自學方案,通過高中同等學歷檢定考試,並在1965年進入了早稻田大學文學部。雖然她的拍片進度依然繁忙,但還是老老實實出席夜間部的課,並在1969年帶著榮譽學生的頭銜畢業;順帶一提,她的畢業論文題目是希臘戲劇。 大學畢業時,小百合對忙碌到沒有間暇的seo工作已感到十分厭 倦,也對持續扮演一成不變的角色感到厭煩。不過,她倒不是花太 多時間讀讀亞理斯多芬尼斯,約希臘喜而是常常約朋友到新宿喝酒來保持輕科桃色狂潮 吉-水小百合鬆情緒。1968年,她自組一家名為「吉永事務所」的製作公司,並計畫在1969年製作一部由自己主演《野 麥峽》的電影,內容敘述明治時代〈1868年-1912年)紡織女工逆境中求生的故事。她期望以這部電影來改變 自己的形象。 伹身任這家製作公司總裁的父親,並不關心戲裡的史詩劇情, 只在意小百合戲份太少。他將原來的編劇炒魷魚,換上了新的編 劇,但結果還是不甚理想,搞到這部電影到頭來還是無疾而終。在 自傳裡,小百合責怪自己當初雖然對劇本心存疑慮,認為它「缺乏 我想要的節奏感」,卻沒有表示意見,到後來計畫已經進行了一大 半才悔不當初。 1972年,她又錯失了改變形象的良機:大陸新娘拒絕了在熊井啟《忍川》中擔任女主角。這是一部根據得獎文學名著改編的電影,敘述一名男子與茶館藝伎墜入情網 的故事。熊井要求拍成黑白電影,並要小百合演出一段裸戲。這兩 個堅持都遭到她父親的反對,尤其是裸戲,讓栗原小牧漁翁得利獲得演出機會。這部電影後來不僅叫好叫座,還將栗原棒成了紅星。 這時候,工作上多年來累積的挫折,導致小百合喉嚨失聲。在 這段生涯低潮期裡,她從少女時代就認識的電視導播大岡太郎身上找到了寄託。當她1973年與這位中年男人結 婚,而沒有選擇濱田或其他常在螢幕上搭檔的年輕男星,讓影迷們 大為震驚。她的父母認為大岡搶走了他們的女兒,氣得都不願參加婚禮。婚後,小百合開》^過起朝思暮盼的平凡生活。她不再在攝影機 前搔首弄姿,開始像其他家庭主婦一樣,過起天天買菜為丈夫準備 晚餐的生活。她感到很滿足一失聲之苦因而達癒。日本流行文化小百科 桃色狂潮 士口、水小百合但她還是想演戲。在浦山桐郎 1975年執導的《青春之門》裡,已經30歲的她,終於突 破過去電影裡的形象,演出成熟女性的角色扮演一名飽受性慾折 磨的年輕寡婦;雖然小百合在劇中是慾求不滿的婦女,這個角色還 是沒有破壞影迷心目中的「純潔」形象。就像懷舊的美國影迷,還是喜歡在重播的「米老鼠俱樂部」裡觀賞和安妮堤的演出一樣,小百合迷們也希望將她鎖定在某一種形象,與 某一段逝去的時間裡。 進入1990年代後,小百合再度嘗試擴展自己的戲路,讓自己成為實力派女演員。在大林宣彥1994年 的《全盛期女性》裡,她飾演某大報社女記者,不只捲入了政治黑函事件,還利用美人計阻撓競爭對手以保住飯 碗。雖然劇中角色有著聰明、剛毅而堅強的性格,但她詮釋方式還是非常「小百合式」的。到了 1996年,她與岩下志麻攜手演出了出目昌伸的《霧中子 午線》—她的第一百零六部作品。

Read More »

這兩位各 自活躍多年後首度聯手登台的資深演員,在片中飾演一對追求事業 之餘,努力尋覓第二春的中年摯友。她們在片中的生活,簡直就活 脫是直接從華麗的室內裝潢雜誌裡搬上的宴會廳場景。從許多方面看來,《霧中子午線》是齣傳統的日本女性電影, 劇中衣著華麗、穿金戴銀的明星們,個個在豪華佈景裡為愛所苦, 在一副雖受創傷而仍力圖保有雍容華貴的角色裡,在爭取觀眾對劇 中人物敬仰之餘,還不忘以美麗的哀愁,來賺取觀眾熱淚。 小百合當然再一次成功演出了戲劇性的死亡。在一棟老舊的斯 堪地那維亞教堂神壇前,在拼花玻璃窗裡透進來的和煦午後陽光 下,在小提琴猛烈地奏樂時,她,終於又倒在摯友懐中。小百合迷 們,這回總應該過足了癮吧?桃色狂潮 士口永小百合山口百惠有些明星隱退後,反而更受到觀眾歡迎,對他們的懷念,可能 比我們能想像到的還要深遠,像是那些眾所皆知的傳奇人物,如詹 姆士迪恩、瑪麗蓮夢露、貓王,以及在巔峰期急流勇退的歌手,或在炙手可熱時便宣告解散的樂團。如果披頭四沒有在1970年解 散,全世界還會摒氣凝神等待他們最新的專輯嗎?大家大概只會打 打呵欠說:這些活化石怎麼還在搞音樂啊。 在日本,山口百惠是仍在世但不再活躍演藝圈的明星裡,最讓 歌迷懷念的一位了 。即使她從1980年起,便已經不再開演唱會、 出新唱片或演電影了 ;伹在過去十五年來,這位曾經是日本流行歌后的明星,依舊是八卦週刊雜誌裡的主角。自從她20歲隱返後的幾 年裡,雖然僅僅是個男演員三浦友和妻子的普通身分,也沒有讓這些雜誌對她失去興趣。包括她帶著剛生下的 兒子從醫院回家,或是兒子的幼稚園畢業典禮,甚至上小學的第一 天,都成了雜誌封面的頭條新聞。公司設立原因很簡單,只因為這位媽媽實 在太引人注目了 。 最近幾年裡,媒體舉動已稍作收斂,但百惠出席1994年《紅 白歌唱大賽》的小道消息,還是在小報裡引起了一陣揣測與騷動。 不過這些謠言毫無根據,百惠並沒有任何打破沉默的意願;但無論 如何,這些「勸進」動作,表現出大家對這位女人還是有著極大興 趣,即使她當郊區家庭主婦的歲月,已經比她當年以少女偶像歌手 身分活躍歌壇的時間、^足足要長上一倍了 。 在長年宿疾纏身的母親撫養下,百惠和她的妹妹們,在駐曰美 國海軍駐紮的港口都市橫須賀度過了童年。由於家 境清寒,百惠從小便要送報紙來賺學費。1972年夏天,日本流行文化小百枓的唱片製作人酒井正敏 ,無意中在丁新星 選秀節目明星誕生!的導播桌上瞄到她的照 片。根據酒井日後的回憶,那張照片裡的女孩,穿著白襯衫與 迷你裙,雙腿「既粗曲線又不美」,但一股「清新、純真與堅強的 氣魄」,卻讓他感受到不凡的魅力,而且保證能賺大錢。他因此在裡排除眾議^許多星探同僚,都認為當時的百惠看起 來太沮喪、太灰暗一一並說服公司和她簽約,從此開啟了她燥爛的明星生涯。 百惠1972年於《明星誕生!》中首度登台。這個節目不僅發 掘新人,還利用讓參賽者多次在電視上曝光的機會,將其中少數幾 位捧為紅星。當初推出《明星誕生!》的用意,是為了與渡邊製作公司相抗衡,因為這家經紀公司手 上的明日之星,已經多到讓它足以壟斷電視市場了 。緊抓著自己勢 力不放的渡邊公司,在1973年在與競爭激烈的曰丁上,推出 了自己的星探節目,並宣佈旗下明星從此將不在同時段節目中 露臉。遭到抗議時,渡邊只狠狠地勸這家電視台更改節目的播 出時間。從這時起,渡邊和便展開了全面性的競爭。與成長中 的堀製作公司聯手,一心想培養出屬於自己 的紅星。本來只是又一個少女歌手的百惠,因此變成了激烈權力鬥 爭下的重要籌碼;她的事業只准成功,不許失敗。從1971年開播以來,《明星誕生!》就已經捧紅過一位明星 森昌子1972年開始尋找下一位幸運者。星期日 […]

Read More »